Post Jobs

破译偷袭珍珠港情报的特工,破译偷袭珍珠港情报的特工

图片 3

二战时期国军破译了“珍珠港事件”情报?

2016-06-28 23:06:02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池步洲自称破译的日军情报,无最关键的时间和地点,价值很有限,一直以来,网上都有关于池步洲的神话。如一条流传甚广的微博说。

“1941年12月3日,中国谍报人员池步洲破译由日本外务省致驻美大使野村的特级秘密,内容包括:立即烧毁一切机密文件等。池步洲判断这是日美开战先兆。

并估计开战时间在星期天,地点在珍珠港。蒋介石震惊,立刻向美方通报,但未获重视。4天后珍珠港事件爆发。”破译偷袭珍珠港情报的特工,还有姜毅英、张圣才等几种说法,无不表现了国军破译情报能力之强。

图片 1

抗战爆发前后,国民政府成立军委会密电研究组、交通部电政司电检所、军统局特种技术研究室等多个旨在破译日方情报的机构。

1940年,蒋介石将这些机构合并为“军委会技术研究室”。研究室有工作人员500多名,大都为报务员,只有极少数掌握破译技术,池步洲即是其中之一。

图片 2

在池步洲的回忆中,他们1941年10月,发现日本外务省电令东南亚各地使领馆,“除留下最简单的密码本外,其余各级密码本全部予以销毁”。

同时启用代表“已与美国进入战争状态”的密码“东风,雨”、代表“撤侨”的密码“女儿回娘家”。此外,他们还注意到,从1941年5月开始。

一直以来,网上都有关于池步洲的传说,如一条流传甚广的一种说法是:“1941年12月3日,中国谍报人员池步洲破译由日本外务省致驻美大使野村的特级密电,内容包括:立即烧毁一切机密文件等,池步洲判断这是日美开战先兆,并估计开战时间在星期天,地点在珍珠港,蒋介石震惊,立刻向美方通报,但未获重视,4天后珍珠港事件爆发。”

破译偷袭珍珠港情报的特工,还有姜毅英、张圣才等几种说法,无不表现了国军破译情报能力之强。

图片 3

抗战爆发前后,国民政府成立军委会密电研究组、交通部电政司电检所、军统局特种技术研究室等多个旨在破译日方情报的机构,1940年,蒋介石将这些机构合并为“军委会技术研究室”,研究室有工作人员500多名,大都为报务员,只有极少数掌握破译技术,池步洲即是其中之一。

1、池步洲自称破译的日军情报,无最关键的时间和地点,价值很有限

在池步洲的回忆中,他们1941年10月,发现日本外务省电令东南亚各地使领馆,“除留下最简单的密码本外,其余各级密码本全部予以销毁”,同时启用代表“已与美国进入战争状态”的密码“东风,雨”、代表“撤侨”的密码“女儿回娘家”。

此外,他们还注意到,从1941年5月开始,东京与夏威夷总领事馆间的密电增多,涉及了美军停驻军舰数量等军事信息,池步洲声称,在综合信息后,他判断日军会在12月8日星期日这天,对美国发动袭击。

其实,池步洲所提到的这些情报,美方完全掌握,美军密码破译机构“黑室”,早在1936年就破译了日本外务省的A型密码,随后又破译了日本的“紫色密码”;1940年,日本外务省的B型密码也被破译,同时,美军的侦听站遍布夏威夷、关岛和美国西海岸,日本外务省的密电,没有什么是美军不知道的。

最关键的是,池步洲自称破译的情报,并没有直接显示日军可能对美军发起袭击的日期和地点,这就意味着,这只是一份仅供参考的“战略性情报”,而不是具备直接因应价值的“作战性情报”,而类似的“战略性情报”,美军所获颇多。

因此,当“戴笠……决定把这一消息通知了美国站长肖勃,由肖勃告诉国民党政府驻美大使馆武官郭德权,郭便急忙转告美帝一些有关部门,请他们注意”时,美方并不重视,实属正常。

2、事实上,国军情报工作整体上很落后,一直未能破译日军密码

国民政府对破译工作的投入不可谓不大,如军统重金聘任美国专家雅德利为技术顾问,一面指导中国破译工作,一面培训技术人员,但限于中国整体技术水平,成就有限,当时军委会技术研究室只能译出一些日本外务省比较简单的密码电报,比如日本政府向海外使领馆拍发的通告等。

如池步洲所说,“到了抗战末期,日本陆军密电码研究仍无进展”“只有日本外交日密尚能支撑局面”。

对于军事方面的消息,中国除了获知一些气象资料、水文报告,以及日本开往东南亚船只的行程、航向外,对日军的密码情报,几乎一无所知,山本五十六座机被击毁事件,事实上与中国无关,那是1943年4月,美军截获日军密码电报,提前获知山本五十六将乘战机,
前往布干维尔岛视察。

中国破译日方情报的真实例证,也并非没有,1939年5月,日军对重庆进行过两轮大轰炸后,军统技术研究所有目的对日军电文进行破译,一旦发现日机出动,及时报告,使防空部门能更准确地发出警报。

情报工作落后,使中国吃了很多大亏,最典型的就是1944年豫中会战,因缺乏必要的情报来源,军委会做出黄河北岸日军人数不多、准备时间不足,依旧是一次局部攻势的错误判断,这使蒋介石在许昌一带的平坦地区部署主力,
造成惨败。

战后总结,豫中“各部队谎报敌情,动摇军心,且影响于上级之作战指导”;“谍报人员素质及训练不佳……所得情报非为不确实,即有或已失时效。”

综上可知,国军在抗战中,既不能很好地破译日军密电,又无法做好战场上的情报搜集工作,实是导致其一再惨败的重要原因。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